治印清谈----忆2008年黄河之声第十一期吾写的《治



 

    本刊2008年第十一期吾写的《治印杂谈》1500字的短文,没想到起了不小的反响,指责批评者有之,表扬鼓励者有之,提问题请教者亦有之。为澄清由于表述不清和理解误差造成的误解,故发此治印清谈。 一、关于治印与书法的关系 治印与写篆,应先有写篆再有刻篆,没有写篆,篆刻就无从谈起。故学治印应先学篆书,篆书是篆刻之基础。治印乃以刀追笔是也。但篆刻即是一门独立的学科。她和篆书作品的创作还有不同的地方,因为篆刻受印面的限制,方寸之间,要完成一幅作品,所以不得不惨淡营造,为了使作品精美,有时对篆字的笔画结构作一些调整是可以的。这就叫因地制宜吧,但不能造字。 二、关于用刀 曾听到一个初学者向一位治印的老先生请教治印刀法,老先生答:“一刀而已”再问,又答:“一个‘切’字了之。”粗听好象在开玩笑,仔细一琢磨,确有道理。这就叫,一法生万法,看看印坛高手治印,还是以切刀为主的多,因为切刀使用起来稳健、省力、不至于出现大的失误,而冲刀经常受印材的影响,有的石头坚硬,用冲刀非常费力,有的石头有钉,容易出较大纰漏,再有冲刀刻的功力不到容易出现浮薄。 不要小看了冲切两刀,要想运用自如非下一番苦功不可,否则在印面上别人是看不到你用刀的。为什么以刀追笔还要见刀法呢?对了,以刀追笔是说刻出的篆字要有篆书的效果。例:起笔,收笔,转折,搭笔等等。但行笔的过程还是要见刀的,所以刻印即要见笔也要见刀。 三、快刀好使还是钝刀好使 这要看石质的情况。石头软就用稍钝一点的刀子,石头硬就用稍快一点的刀子因材施刀。 四、关于印章的修饰 在篆刻上一些人把已刻好的印章敲得乱七八糟的面目全非,还美其名曰“大匠之法”、“古朴天成”、“大胆创新”等等。可以说此法已成风气,鄙人认为此法不可取,这种方法破坏了印章的谋篇布局,篆字的正误,治印刀法的韵味等的整体美感,由于千人一面,使治印庸俗化了。虽然这种方法明代就有人使用,但当时只是为了追求印章的古朴韵味而采取的一种辅助方法,从现存的印章来看,虽使用敲边破损的方法,我们还能从印面上看到古人高超绝伦的治印艺术。古人在使用这种方法时是用得恰到好处的。任何的真理都是在一定的范围里才有绝对意义。把一种辅助方法无限扩大,就会以偏盖全,就会舍本求末,就会误导后学。 我认为好的印章不破损会更好,破损敲边只是为了增加印章的古朴韵味,并不是故弄玄虚,让观者甚至行家都无法看到卢山真面目。 时近春节杂事繁多,应刘文科社长之约做此仓促之清谈实乃一隅之见,错误难免,欢迎方家见教。吾将不胜蒙幸。